北大教授:高考最大的问题是指标分布不公平不均匀!

高考最大不公:招生指标分布不均

北京大学 张千帆教授

 

 
 

孔夫子一条很重要的治学理念是“有教无类”。2000多年前,办私学就已经主张“有教无类”,2000多年之后,今天的公学,所谓的国立大学,不是“有教无类”,而是“有教有类”。

因为在录取的时候,对不同地域的考生首先进行分类,对他们赋予不同的待遇和不同的录取标准。

现在“异地高考”没有放开,是因为担心高考移民。这对异地高考学生来说是不公正的,因为如果让他们回原籍考试,那么这些考生会在教育、考试上不适应。政策的不明朗,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

目前招生体制最大的问题,是招生指标在各省分布的极端不平衡。

中国政法大学曾经推出过一个政策,就是同比例录取,旨在打破目前的招生指标分配的极端不均衡,对每一个省的考生进行同比录取。对于这种招生政策,网民的反映是毁誉参半。42%网民认为不合理,39%认为合理,两者旗鼓相当。

我认为同比例录取显然是要比目前的招生指标要合理得多,公平得多,尽管同比例录取同样也有问题。在某种意义上,它似乎是给了各省考生一个同样的机会。但是高考毕竟不是选举,选举大家都要获得同样的选票分量,同比例录取就相当于同比例选举,但是高考和选举之间不能划等号。大学教育还是要强调因材施教,希望最好的大学能够吸引最优秀的学生,得天下英才而教之。所以说同比例录取是一个次优的方案。

同比例录取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它不能防止高考移民,它和现在的招生状况来比,只会减少高考移民。

任何招生指标制度都会鼓励高考移民,同比例录取也会这样。全国同比例录取,还是有可能大家往北京、上海去移民;还可能去海南等一些教育相对薄弱的其他省份,考生竞争力不是太强,利用同比例录取政策给自己提供优势。所以说同比例录取并不能防止高考移民。

防止高考移民的正当途径是什么?我们在做调查的时候,将近四分之三的网民认为,防止高考移民的正当途径就是全国统一录取标准,取消指标配额制度。

这项改革目前有很多障碍。首先一个障碍就是各省的分省命题。从开始使用自主命题之后,形成目前半壁江山的格局,后果就是让全国丧失了统一的录取标准。

目前招生考试制度带来了一些后果:

1、全国公立大学必须为全国考生提供平等录取机会,但是实际上录取机会相差太大。

2、因为有如此巨大的机会差异,所以必然会导致高考移民。把全国人才集中到大城市,地方会空壳化,恶化资源分配。

3、阻碍人才流动。因为全国各省高校都筑起了一道壁垒,阻止外来的考生进入。大学生毕业之后,在就业方面也存在很多的歧视。因大学招生的地方歧视而将思维区域化、地域化,丧失了全国性的思维,这对我们国家的统一是没有好处的。

4、增加高考压力。对绝大多数地方,不开放异地高考,对北京上海当然是减缓了自身的压力,但山东、河南呢?这是市场供给和需求之间的关系问题。北京是供不应求,但是山东供远远低于求,当然竞争压力就高。

5、扩大城乡差别,加剧公众不满。山东等一些省份和北京上海相比,农村城镇比例更高。所以说大学招生歧视,将会转化为大城市对于农村的一种歧视。

对这个制度应怎么去改革?

 

逐步废除分省指标体制

 

首先,要确定公平目标。上大学首先要经过录取这个门槛,考试的目的当然是要录取。所以要把招生机会的公平、均等作为基本目标。这就要废除分省指标。

分省指标不可能实现公平,即便是同比例录取,也是不公平的。公平不是吃大锅饭,不是一种结果上的平等,而是机会平等。在目前不能马上实现废除分省指标的情况下,可以通过采取分阶段的措施来逐步实现这个目标。教育部已经规定了部属高校本地招生比例不能超过30%,这个目标至今没有达到。

另外,目前同一所学校对其他地方的招生比例也是高度不均的。所以,应该要求同一所学校对各地的单位招生指标之间必须控制在一个幅度内,它可以有一个幅度但不可以相差太大。

现在往往各地不同的单位招生指标相差好几倍甚至十几倍,这种差异虽不如外地和本地的相差大,但是也相当地大。这可以通过逐步改变招生指标,最后实现废除分省指标制度。

 

完善招生纠偏行动

 

其次,2002年之前我国采取统一考试,但录取标准不同,这造成地方化现象。现在的问题就是,也是反对统考和统一录取标准的一面最大的旗帜,是照顾落后地区。

这个论点当然不是没有道理。有观点认为,如果全国都实行统一标准,西藏新疆可能没有一个考生能考上北大。因为全国各地的教育水平不一样,所以说可以对这些所谓的经济或教育欠发达地区给予特殊照顾。在我们做的调查中,网友也认为确实应该对这些地区的考生给予一定的照顾。

我们要提出的措施是完善招生的纠偏行动。

纠偏行动是宪法上的一个术语,尤其是在历史上曾经对一个种族或对一种性别长期歧视,他们的能力被束缚、限制了,现在突然放开让他们平等竞争反而是对他们的不公正,要给予他们特殊照顾,纠正以前对他们的歧视。

换句话说,对不同省区的考生,不是以同样的标准来要求他们、录取他们。原则上实行统一标准,统一考试、统一录取标准。但是这个原则是有例外的,对于那些边远省区考生,我们认为也应该实行统一考试,但可以实行不同的录取标准。

 

建立统一考试制度

 

统一录取标准当然就要求考试必须统一。统一考试并不是回到计划经济,统一考试和自主招生实现考试多元化没有矛盾。

首先,至少所有国立大学的任何考试都必须是全国一张卷。所有考试都必须平等面对全国所有考生,因为没有同一张试卷就不可能有同一个起点。评分的标准都不一样,怎么可能平等呢?

对于一般的大学实际上一次考试就够了。对于一些要培养精英的学校,北大、清华等学校觉得一次考试不够,那么可以划个分数线,过了分数线的考生再进行所谓的自主招生考试。就是由这个学校或者与其他学校联合起来再出一套试题。

第一次考试主要是考学生的语言、外语这些基本能力的考试。这种考试还不足以测试学生的全面素质的时候,学校可以加试,但是加试一定是发生在统一考试之后。

所以两次考试,一次是基本能力的统考,第二次是可以更加特殊化的自主招生考试。无论是统考,还是学校的单独自主招生,还是几所学校的联合自主招生,都必须是全国统一的,不能搞地方多元化,因为这个意义上的多元化就是和歧视划等号。

 

打破私人办学障碍

 

即使实行了平等,能不能减缓高考压力?整体上说,中国的高考压力还是过大,因为我们的优质高等教育资源太少。虽然我们大学数量增加得很快,但考生数量多,必然会造成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状况。

这不是高考的错,无论哪个国家都会这样。人多人少也不是理由。美国高质量的大学很多,其中有许多大学都没有听说过名字,但是美国人愿意上,哪怕学费不比哈佛大学低。我们国内大学都拼命地将学院升级为大学,大学下面设学院、系。我们多年来忽视了教育行政化一个弊病,就是限制了优质教育资源的发展,使得私立学校发展不起来。

现在好大学的标准是出人才。出什么人才?往往不是看大学教育的人才,而是要看这个大学有多少名牌教授、有几个基地、得过多少奖、有什么工程。

研究和教育是两码事。有什么理由以研究的标准来衡量大学教育?其原因在于评价体制。在招生上,首先由正规的大学优先录取,这些重点大学录取完了,剩下的大学再第二次录取、第三次录取。目前这种录取方式,首先在起跑线上就打上了不及格的烙印。因此,有些措施要改,从根本上打破没有必要的限制,可以在统一考试之后填志愿,然后同时录取。

 

保证基础教育平等

 

基础教育的重要性远超过高等教育。中国现在似乎只盯着上哈佛、剑桥,上北大、清华。其实,对一个国家真正重要的不是大家都能看到的大学,而是大家都看不见、或者不屑去看的中学、小学,甚至幼儿园教育。

到了大学,学生心智基本成熟,改造的空间不大。改造、培养人真正的教育是在小学和中学。

目前中小学是属于义务教育,国家有义务平等投入,但是北京、上海这些地区营养过剩。这种营养过剩不仅是精神上,物质上也是。教育的严重失衡是更大的问题。基础教育的不平等,也将注定高等教育不可能平等。即使大学招生平等了,基础也不平等,怎么可能要求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所以,只有保证基础教育的平等,才能真正实现大学招生的录取平等。

 

推动招生考试立法

 

大学招生改革确实是非常困难的,一个很大的原因是现在陷入“囚徒”困境当中不可自拔。要打破这种困境,还有些其他措施,比如说完善司法,给考生提供平等权利的保障。

要从根本上改革目前的大学招生考试制度,高考招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有必要通过《大学招生考试法》。我们已起草了一个草案,当然人大通过立法的过程很漫长,但是教育主管部门可以先行制定一些招生考试的规章,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再推动立法。

热门文章推荐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95.6%的用户看完本文后,还关注了以下精彩公众号

每日精选的诗歌、美文!

每天伴你一起学习读书。

初中学生的学习助手。

分享高中学习知识点滴。

最为你动擎的汽车新媒体。
阅读
广告